昆仑动态

昆仑数据陆薇:宁可改造基因,不可改变使命

  从比特世界深入原子世界,一场工业互联网改造运动正在深水区进行。

  2018,被称为“中国工业互联网元年”。“工业互联网能量或百倍于消费互联网”,“2035年工业互联网会占5G整体收入的80%”等专家预测不绝于耳。

  据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测算,我国工业互联网直接产业规模在2020年将达到万亿规模。

宁可改造基因,不可改变使命

  2017年11月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深化“互联网+先进制造业”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》;2018年2月24日,国家制造强国建设领导小组设立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,力度空前地由25位正副部及司局领导任职;此后,工信部先后发布了《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(2018—2020年)》、《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及推广指南》和《工业互联网平台评价方法》等系列文件,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由此驶入快车道。

  元年之后,如何评价这一领域的进展?

  「甲子光年」的答案是:前景巨大,诸坑待填。

  工业互联网的复杂性远超消费互联网。这个领域天生交织着IT(信息技术)、OT(运营技术)与CT(通讯技术)三条主线,和背景各异的从业者。

  随着近几年众多暗哑设备激活入网,工业数据大规模涌现。然而,数据脏、乱、量大、类多、行业隔离,使得工业互联网成为亟待被厘清、定义和引导的“问题青年”。

  此时此刻,已盯上工业互联网这块“肉”的猎手有三类:西门子、GE、富士康等工业巨头纷纷加码,基于既有工业积淀孵化工业互联网新业务;BAT等互联网巨头无一不主动求变,以云为切入点下沉做重;新锐科技初创企业也纷纷从云、软件的舒适区跳入产业深水区,积极寻求行业落地。

  虽说“深水养大鱼”,但水下究竟有什么?游向深水区究竟该选择哪种泳姿?带着什么样的救生圈?

  在一位员工眼中,这家公司的风格是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。成立于2014年、去年底完成B2轮融资的昆仑数据虽体量不大,但一路闯进“无人区”,做了几件有魄力的事:

  一为率先定义市场,以小博大,力争行业第一;二为深入“有墙的花园”,和行业龙头携手做平台,摆脱创业公司沦为“外包者”的地心引力;三为目标导向主动升级改造自有基因,打向行业纵深,由轻做重,产品服务不断升级。

  这其中,包含一次又一次以终为始的组织进化、鸿沟跨越,在简单和艰难的抉择中选择后者。

  去年,工信部评选了20个“2018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工程项目”,昆仑数据技术支持的项目列居4席;2018年数博会,工信部从全国30多个省市的1057个大数据优秀解决方案中评选全国十佳,昆仑数据和阿里、网易等大厂一同获奖——获奖案例中仅两个来自工业领域,一个是昆仑数据,另一个是联想。

昆仑数据陆薇:宁可改造基因,不可改变使命

  《2018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工程项目》任务五《工业互联网平台试验测试环境建设》,全国入选20家。

  陆薇,曾为IBM物联网重大研发专项(Big Bet)全球技术负责人,2014年创办昆仑数据,是中国工业互联网领域少见的女性掌舵者。

  她喜欢用比喻来解释复杂概念,并率先提出工业互联网“形态问题”:行业是“有墙的花园”;工厂核心需求是“治病”与“减肥”;公司发展路径是从“坐堂问诊”变成“制药丸”。

  本文,你将看到工业互联网这一宏大概念之下少为人道的具体议题,和这家初创企业一步步做强做重背后的关键思考、取舍和决策。

  以下为甲小姐和昆仑数据创始人陆薇的对话。

  谈局面:“形势依然严峻”

  甲小姐:你的同事说,过去一年能感受到你的压力。

  陆薇:有压力。一方面是内生的,一方面是外部的。

  内部压力是,我们的使命是用数据推动中国工业未来,更快推进使命,始终是我们给自己的压力。

  这个市场还在“被定义中”,没太多前例可循,我们需要一边想清楚市场,甚至引领定义,一边验证想法、落地实践。既要想得远、还要做得快。

  外部压力是,去年号称“工业互联网元年”,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大力推广,市场热度陡升

  前几年大数据、人工智能公司喜欢金融或消费这样更“性感”的领域,现在很多开始考虑工业方向;有的公司原来做云,现在云变成巨头战争,他们就下沉做行业应用包括工业应用;很多机构原来不看工业互联网,去年也开始紧密跟踪;去年我们还遇到竞争对手的围追堵截,听说我们在融资,本来才融完,又赶紧去见我们接触的投资人,用低价希望抢到我们前面。

  甲小姐:去年资本遇冷,你们受影响了吗?

  陆薇:业务没受太大影响。工业互联网市场还在早期,虽然竞争加剧,总体还是供小于求;另一方面,去年工业市场面临去杠杆、上市企业爆仓、贸易战等困难,我们反而“逆势”——如果环境好,工业企业的优先级肯定是扩产能;环境不好,他们会求新求变,而我们能帮他们。我们去年收入比前年翻了一倍

  甲小姐:听说你去年要求品宣部门从“品牌导向”调整为“营销导向”。

  陆薇:是的。这个领域的技术红利期已经过去了。前几年我见客户得从科普工业大数据开始,那时市场一片白地,重要的是建立概念和品牌,让客户愿意尝试,想尝试时首先想到我们;现在概念已广为接受,大家比拼的就是谁能帮客户更快更好地解决问题创造价值。从“品牌导向”到“营销导向”,就是要从宣传转变成能直接支持业务。

  甲小姐:你们现在的市场排位是?

  陆薇:我们现在被认为是工业互联网“第一梯队”中的一员。这个领域目前还没有公认的远超同侪的行业冠军。

  从定位理论我们知道,抢占客户心智的最佳捷径就是做市场第一。大家都会记得第一个登上月球的人是谁,有几个记得第二是谁?

  成为行业第一会让企业更容易获得优质客户和更高的利润,这是每家企业都梦寐以求的。我们希望能从第一梯队中尽快脱颖而出,成为公认的行业第一。

  甲小姐:工业互联网也遵循心智理论吗?